注册 登录  
 加关注
   显示下一条  |  关闭
温馨提示!由于新浪微博认证机制调整,您的新浪微博帐号绑定已过期,请重新绑定!立即重新绑定新浪微博》  |  关闭

蓝色的心情,我的窝

蓝色天际

 
 
 

日志

 
 
关于我

蓝色天际 心若改变,你的态度跟著改变; 态度改变,你的习惯跟著改变; 习惯改变,你的性格跟著改变; 性格改变,你的人生跟著改变。

网易考拉推荐

二次大战中日本的战略失误  

2012-05-28 23:02:00|  分类: 个人日记 |  标签: |举报 |字号 订阅

  下载LOFTER 我的照片书  |

一向不苟言笑的蒋介石,听到此信息抑制不住心头的喜悦,哼起了一段京戏;温斯顿.丘吉尔在得知此消息之后的第一句话就是“好了!我们总算赢了”,当晚心满意足地安然入睡;夏尔.戴高乐听到此信息后对帕西上校说,今后“应作好解放法国的准备……”;日本海军大将山本五十六对部下说:“我们从此惊醒了一个巨人。”

以上蒋介石、丘吉尔、戴高乐、山本五十六的表现都是指一次非常成功的军事行动——偷袭珍珠港。日本战败后总结认为二战中最大的战略失误就是偷袭珍珠港,但当时全世界可能只有一个人对日本偷袭珍珠港痛心疾首,这就是阿道夫·希特勒。希特勒一直最担心美国参战,认为德国只有解决了欧洲问题才有实力和可能与美国直接对抗。那以上如此多的当时世界著名政要都如此重视美国对二次大战的作用,难道美国自己不知道吗?美国高层当然知道,而且早就想利用二战在全世界范围内发挥其影响力,但美国政要受制于美国的制度。

对此我们要从门罗总统谈起,从1823年门罗总统提出的《门罗宣言》到第26总统西奥多·罗斯福执政期间,美国一直奉行的国策是美洲是美国的势力范围,排斥欧洲国家在美洲的影响力,同时美国也不干预美洲之外的国际事物。但到了美国第28任总统伍德罗·威尔逊执政正逢席卷欧洲的第一次世界大战,威尔逊政府最先避战,后参战,并于1918年1月提出《公正与和平》为14点方案。德国战败后,此方案成为与战败国和谈方案的基础。威尔逊作为美国总统出席了巴黎和会。但威尔逊这种插手美洲之外国际事物的做法严重违反了美国的基本国策,所以国内共和党人控制的国会拒绝批准威尔逊方案,后并付诸公民表决。结果,这一方案仍未完全被通过,所以提出建立国际联盟的美国未能参加国联。而且威尔逊总统参加一战的一系列举动直接导致民主党人在1920年总统选举中失败。由此可见,直至二战初期的美国人民都是非常反感美国直接参与美洲之外的国际事务,所以当时的美国总统富兰克林·罗斯福深知参战可以解决一切经济问题,(罗斯福新政并没有使美国经济完全复苏),而且还可以扩大美国在世界范围内的影响。但罗斯福总统同时知道民主党前辈威尔逊参加一战的教训,正是在此焦灼中,日本偷袭珍珠港,为美国政要参战提供了绝佳的理由,而且美国民众也可以对参战同仇敌忾。

试想如果当年日本不直接与美国为敌,战略上只向英国宣战,然后继续占领缅甸,切断中国最后的海上补给线,那中国人民抗战的艰苦程度将更不可以想象。而英国作为美国盟友即使和日本开战,美国政府迫于国内民众的压力仍然不便和日本直接作战,(德国即是如此,)那整个二次世界大战的走势将更加扑朔迷离。所以美国当时的有识之士不是不知道参战对于美国是百利而无一害,但美国独特的民主制度牢牢地制约了精英阶层。可以说,日本偷袭珍珠港的成功,有些美国人可能比日本人还兴奋。这也许正是民主制度的奇妙,其重大国策的调整只能是以血的代价换来,因为对于多数民众而言,教训远比教育深刻的多。对此美国政府也有注意,所以其二战后对国民的教育都是按世界领导者的角色定位的,据说美国人从小学生接受的理念就是,美国要领导世界。这其实都是为了以后再全球范围内实施干预奠定群众基础,即使是这种情况,还是要出现911,美国人民对反恐才能有进一步理解。

笔者此文的目的并不是惋惜日本的战略失败,而是要提醒中国的有识之士了解美国,在当今的国际形势之下,美国比二战时期更是成为一支无法忽视的力量,记得刘亚洲先生讲过一句著名的话,大意是:中国不需要亲美派,也不需要反美派,而是需要真正了解美国的人。这一点确实关键,因为中国的国家战略同样关系到一个民族的发展与强盛。

  评论这张
 
阅读(3)| 评论(0)
推荐 转载

历史上的今天

评论

<#--最新日志,群博日志--> <#--推荐日志--> <#--引用记录--> <#--博主推荐--> <#--随机阅读--> <#--首页推荐--> <#--历史上的今天--> <#--被推荐日志--> <#--上一篇,下一篇--> <#-- 热度 --> <#-- 网易新闻广告 --> <#--右边模块结构--> <#--评论模块结构--> <#--引用模块结构--> <#--博主发起的投票-->
 
 
 
 
 
 
 
 
 
 
 
 
 
 

页脚

网易公司版权所有 ©1997-2017